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笑看风云,浪漫归来!

 
 
 

日志

 
 
 
 

【引用】狄更斯。不可告人的灵感来源  

2011-05-13 10:1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人知道狄更斯与特南在一起时是否找到了和平和亲密,就像《双城记》中查尔斯·达尔内和露西·马尼提间的那种和平与亲密,也没有人知道他与特南间有没有挫折和痛苦,他把这一切的答案都带进了坟墓和作品中。 


    英国大名鼎鼎的作家查尔斯·狄更斯笔耕一生,靠勤奋和汗水创作出《双城记》、《大卫·科波菲尔》等世界名著。然而,最近英国媒体披露,狄更斯的创作灵感实际上来源于他本人至死也没有透露的太多的秘密,尤其是与情妇特南长达20多年的恋情,甚至连他英年早逝,也是因为这些鲜为人知的秘密。 

    英雄埋名为了情人 

    1865年6月10日,查尔斯·狄更斯从法国乘火车回他的家乡,在过一座大桥时,火车突然出轨,前面的7节车厢掉在了桥下,狄更斯所在的第8节车厢由于与其他车厢没有断开而悬在半空,狄更斯跌到车厢底下。狄更斯努力使他的同伴镇静下来,然后自己爬上了桥。 

    他找到了列车员,拿到了他们那节车厢的钥匙,打开车厢门把同伴们都救了出来,然后加入了营救受伤者的行列。用狄更斯自己的话说他当时救人真是“不知疲倦”。当时狄更斯已经53岁。

    在他的新闻记者和小说家的生涯里,他从来就不愿意描述那次可怕的经历。事故发生三天后,他给一个朋友写信:“那个时候并没有紧张,可是当要写出来时,我却没有词了,我现在感觉我在发抖,不得不停下来。”

    在后来的事故审判中,他甚至拒绝出庭作证,拒绝承认他当时就在现场。那么,为什么狄更斯要隐瞒他的英雄事迹呢?英国研究狄更斯的专家现在终于搞清楚了,因为他的旅伴正是他25年来的情妇埃伦·特南和她的母亲,他不想让人们知道他们之间的秘密。

    狄更斯写过十多部长篇小说、许多的短篇小说、数千封信件以及数不清的随笔、论文、演讲、戏剧、自传体小品文和其他一些作品,但这么多年来,人们一直没有从中发现这个秘密。 

    双重生活激发灵感 

    用现代的眼光看,狄更斯称得上是媒体明星、第一名人,但他的私生活竟然一点都没有被曝光。

    埃伦·特南正是狄更斯保持时间最长久的秘密。此外,他的一些秘密还有:今天大部分知道狄更斯的人,都会知道他在儿童时期就被送到一家鞋油厂工作。即使成年后,他只要走过那个工厂原址,仍会忍不住流泪,但他在这里的那段生活经历竟然一直被他保守到去世的前一年;在一次家庭游戏中,他提到了“沃伦斯的黑鞋油、30、斯特兰德”,即使他最钟爱的几个女儿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

 事实上,今天读者也是通过传记才知道,狄更斯的父亲曾蹲过债主的监狱,他的祖父母曾给人当过仆人,他的外祖父1810年因盗用钱财而离开了英格兰。几乎每一个读者都惊讶于他的活力、敏锐的观察力,观察家有时认为他很怪异,甚至像个疯子。

    他的作品比同时代的作家更多地表现出本能的冲动,这主要是源于他的本性以及对象征主义和类比方法炉火纯青的运用,狄更斯的整个世界似乎存在于真实世界之外。狄更斯在与埃伦·特南建立关系之前已写了三部小说,正在写第四部。《双城记》、《大卫·科波菲尔》、《我们共同的朋友》等作品似乎都是对如何保密的探索。作品中的许多人物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因此说狄更斯的作品充满神秘色彩并不为过。

    狄更斯当然不是为了写这些小说才保守自己的秘密的,但是,这些秘密确实激发了他后期作品的创作灵感,这些小说里的人物都有着狄更斯双重生活的影子。 

   为情奔波累死作家 

   埃伦·特南也在保守着她的秘密。直到她死了以后,她的儿子才发现妈妈与狄更斯的关系非同寻常。关于自己与狄更斯的关系,埃伦·特南只提到过一次,她告诉牧师她是狄更斯的情妇这一事实,她很后悔与狄更斯的这种关系,“一想到这个隐私内心就充满了厌恶”。

   在他生命的最后10年里,查尔斯·狄更斯明显见老了,他和他的朋友都把这归因于狄更斯经常向公众朗读他的作品的缘故,到处走来走去。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对他是一个很大的负担。据他的儿子说,尤其那次火车事故给他留下了“后遗症”,稍微有点摇晃他就心惊胆战。

    当然,使狄更斯明显变老的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老是从他在肯特郡格德山的家到特南在世界各地的住处去,那些房子都是狄更斯为特南买的,先是到特南在伦敦的住所,然后去法国的住所,后来再去英国的斯劳的住所,一会儿又到在佩克汉姆的住所,在这几个地方间来回奔波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在58岁的时候,他终于跑不动了——他死了。

    没有人知道他与特南在一起时是否找到了和平和亲密,就像《双城记》中查尔斯·达尔内和露西·马尼提间的那种和平与亲密,也没有人知道他与特南间有没有挫折和痛苦,他把这一切的答案都带进了坟墓和作品中。

    他只是在最后几部小说显示,他的隐秘生活出现了道德危险,不过,他无法做到他要求小说中的人物做到的东西,那就是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