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笑看风云,浪漫归来!

 
 
 

日志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2015-05-04 23:59:09|  分类: 游走四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干旱,前所未有的大干旱,毫无征兆却终于来了!对于台山广海镇的数万人民来说,这个五一,真可谓度日如年、分外焦心!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水库干涸的土地

 

大干旱,烈日似火、大地生烟的大干旱,哪怕只此一次也当永生难忘!那是河水断流、水库见底,那是“海枯石烂”、 山穷水尽。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大干旱:“海枯石烂”

 

原以为等到放假回家,那大雨也该来了吧!没想到运气竟如此不济,当我在焦灼不安中回到广海,发现旱情还是超出我的想象。此种大旱,自己似乎还未曾亲历,难道这次就要创造历史吗?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干旱中挺立的广海平原

 

我多么希望奇迹发生,就像节前30号晚上,肇庆下的那场大雨一样。而长假的这几天,我知道的——广州下雨了,肇庆下雨了,清远下雨了,甚至远在湖南的长沙也下雨了,似乎整个世界都在下雨,唯有紧临大海的台山依然骄阳似火、岿然不动!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骄阳烈火下的广海(大洋村附近)

难道世界就是这样将台山抛弃了!?整个假期,我与台山的家人以及几万的广海乡亲就一起忍受着这前所未有大干旱的煎熬。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沧海桑田,干旱的水库

28日开始,广海全镇就已定量、限时供水,且这水越来越浑黄,气味也越来越重,以至到后来水管出来的简直就是泥浆水。如果这仅作生活用水也罢了,可是喝水也得靠这个就太勉为其难了。最要命的是,纵然如此也不知还能持续几天。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广海镇政府限时限量供水通知

 

形势似乎还在继续恶化,过了今天或许明天就要彻底断水了。在这痛苦的煎熬中,笔者也不禁反思,今年为什么会干旱?台山,你不是深入南海吗?台风来了,首当其冲就是你,可是这次,海风依旧,而云雨却没有来。南海龙王,莫非是你云游四海去了别处?

 

从春节前一直到今年四月底,在我的印象中,广海就几乎没下过一场像样的大雨,这样的结果自然就让几乎全靠单一几个水库维持用水的广海变成“坐吃山空”了。据台山市水务局局长黄旭晖介绍,去年台山全年各地降雨普遍偏少,加上降雨时空分布不均匀,全市水库蓄水总量偏少。显然,这种影响一直带到了今年年初。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广海康洞水库:还有一点泥水

眼下,广海到底还有多少水?这种苦逼煎熬的日子何时才到头,为了给自己一个答案,笔者决定亲自赶赴高山之巅的康洞水库去看个究竟。

康洞水电站,位于广海镇大洋村对面的高山上,可蓄水850万立方米,是广海最大的水库,全镇工农业生产及生活用水几乎都靠这个水库供给。这是广海全镇近50000人当之无愧的“生命之源”。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绿波荡漾的康洞水库(摄于2012年7月)

 

2日,中午太阳正烈时,我和二哥来到了这里。因为地处海拔近700米的高山之巅,来到康洞水库并不算容易,不过这些日子,还是有不少人来此观看旱情,甚至听说连江门市长最近也来到了这里现场调研台山旱情。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通往水库的道路已经封锁

“山重水复总有路,一路直达大水库”——康洞水库,找寻你的路上啊,我曾经来过!可是如今,沿途那种淙淙的水流声没有了,看那山涧与小溪,不是成为坑水一丛就是完全断流。山中万物啊,没有流水的滋润那灵气又从哪里来呢?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遥望中的“康洞水库”

我们在离水库好几百米的地方,就望见坝上巨大而又熟悉的几个白色大字——“康洞水库”,在正午最热烈阳光的照耀下,它们是如此醒目与耀眼。那时我就想,这要还是三年前第一次来看你该多好。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天地苍茫,水库见底 

不算浩瀚无边、碧波万顷,但三年前这里依然是个像样的水库,那蓝色的水面就如同大海一般。我也是第一次在这山巅之中看到如此壮观的一汪绿水。可是这一次,水库又将以何种面目示人呢?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山下是整个干渴似火的大地,山上也在枯萎中,到处都是干旱甚至死亡,我已不能想象这即将到来的水库,将是个什么样子?

 

还没到坝上,老远我们就听到了马达轰鸣的声音,等到达坝顶,才知道那是抽水机在拼命的往山下抽水。但很快我们就发现,这轰鸣的机器其实多么无奈,因为它费劲全力从水库漏斗底端吸上来的水——那贴着泥浆的一层水,也是杯水车薪了,对于此次大旱来说。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最后的泥水,也是宝贵的水

真的就是这么残酷,尽管我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现实还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康洞水库,这个设计库容量854万立方米的水库,竟然就干涸了,而且种种迹象表明,它干涸得还不是一天两天,因为到处都是堆积的僵硬黄土,到处是龟裂的土块,整个库区甚至有点千疮百孔,面目全非了。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干涸见底的康洞水库

这就是现实,康洞水库的现实,整个广海大旱的残酷现实!抽水机还在轰鸣,将那些泥浆一般浑黄的水继续抽下山,可能今天还可以熬过去吧,可是明天呢?——再不下雨,广海全镇可就要彻底断水了。南海龙王,快快回家,请你救救广海吧!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康洞水库龟裂的库底 

 

当我从坝顶一步步走向水库,竟然就如同进入一个重见天日的别样古城一般,种种的断壁残峘中,既有淹没的古树,又有高高的闸门,还有一个个巨大又诡异的石头、朽坏却怪异的木头……但更多的还是是龟裂得漂亮又干爽的库底,它们是大地的最神秘的纹理……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康洞水库:坝上的人们(图中黄衣服为二哥)

这些千变万化的几何图案,这些绣着绿色草纹的大地图画,在那一刻竟然让人忘记了大干旱,忘记了自然的严酷。而我也被这火辣辣的骄阳逼急了,于是干脆脱掉几乎全部汗湿的衣服,就着这极佳的场景,来了一场“开天辟地”般的自由水库奔跑!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天龙王,地龙王,为求甘霖,请受我一拜!

 

没有喝彩,没有跑道,也没有规则,有的只是最奇妙的场景以及最火辣的太阳,我就赤着脚,踩在水库底下松软又硬挺的泥土上,然后飞速奔跑,越跑越快,直到呼吸直线上升到最后又慢慢缓下来。我觉得这是在进行一次最劲爆的百米赛跑,又像是在上演一次最原始的围猎……我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美感与体验,但感觉真的爽极了!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天灵灵地灵灵,求雨预备——跑!

 

为什么我要来到这里?为什么我要奔跑?——康洞水库,当你水波荡漾万物聚集时,生机属于你,而今水落石出,大白天下,活力依然属于你,不是吗?当你水满的时候,你吸引人们来此游玩,如今你袒露胸怀,还是吸引了那些既焦虑又貌似看热闹的人们,还有那不知道为何而来的疯子……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求雨,求雨,龙王,快快归来吧!

 

有康洞水库的广海人民是幸福的,但是仅仅只有一个康洞水库又是不幸的。一旦缺水而水库又蓄水不足的话就注定是大旱。今年不就是如此吗?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阳光下梦幻般的康洞水库

 

其实,濒临南海的台山特别是广海是不应该缺水的,据台山市水务局介绍,台山多年平均降雨量为2122毫米,是全省平均值的1.2倍,多年平均水资源总量41.6亿立方米,人均占有水资源量为4389立方米,并不算少。但台山水资源的时空分布不均。自然降雨时间高度集中于汛期,86%的降雨量集中在主汛期4-9月,主要以洪水形式出现,并迅速流向大海,成为不可支配的水资源。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最后的水源,广海挺住!

而台山的枯水期是从10月至次年3月,雨量稀少,此时正是工农业用水的高峰期,容易出现旱情。近年来,随着台山经济社会的迅速发展,城市化、工业化加速,用水总量持续增长,供需矛盾日益突出。加上农业用水浪费现象比较严重,超过了广东省的平均水平,大部分企业为传统企业,设备陈旧,技术和管理落后,用水重复利用率低,且节水意识和环境意识较差,助长了水资源的浪费和污染。因此,台山市水资源面临的形势只会日益严峻。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山下干涸的水塘(广海大洋村)

 

而在笔者看来,台山的情况,跟香港在很多地方似乎很像,虽然不像后者那般地窄人多,但都是没有什么地表径流(指大的河流),而全依赖人工水库来调节水资源的供应,这种状况自有其先天不足。(如此是粤地特别的地质条件使然还是现实经济、社会条件限制使然呢,不得而知)。相比之下,笔者的家乡湖南浏阳在面对大干大旱时就要应对自如得多了。笔者印象中,家乡再怎么干旱,除了浏阳河外,都还是有地下水可利用吧,怎么也不会连饮用水也没有吧,成长至今30多年的人生经历似乎都证明了这一点。

 

走进台山:我在水库奔跑求雨 - 浪漫拉马丁 - 浪漫拉马丁的博客

 干涸的水库,是最好的求雨地

 

奔跑,在干涸的水库,就当是笔者最虔诚又别样的一次求雨之举吧。南海龙王,求求你,今晚就给台山、给广海来一场最痛快的大雨吧! 

 

 

 

 

 

 

 

 

 

 

  评论这张
 
阅读(815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